当前位置:股票配资门户 > 港股 > 正文

香港股市魔幻记

未知 2019-04-01 08:15

  如果你在朋友圈提到“风水”两个字,大部分人会回以一种眼神,其中的含义可以概括为:那是一股神秘的力量。

  风水,古称堪舆,为相地之术。传说最早起源于伏羲时代,后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在三国两晋时期,风水理论逐渐完善。晋时期,郭璞《葬经》有云“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正式对“风水”一词下了定义。

  到了明清时期,“风水学”发展到了顶峰。但是,在解放后,风水学被归类于“封建迷信”,受到了打压。直到改革开放后,才逐渐开始恢复。

  在香港,风水说没有受到打压,延续了明清时期的顶峰发展,如今,风水已经深深植入到香港人的日常生活中。

  上到达官贵人,下到平民百姓,小到搬家嫁娶,大到高楼建设,都会请风水师指点。就连在香港的外国公司也难免不被这种氛围影响,纷纷加入了遵循风水的行列。

  在香港,你只要走进一家店铺,一定会看到店铺大堂设的财神位,而临街的店铺还会在门口靠墙处摆上神龛,店主人有事无事都要出来拜一拜。

  而香港富豪们对于风水一说,则更为推崇,有些富豪甚至是办公室每一个物件都会按照风水来进行摆设,李嘉诚、杨受成等一批香港顶级富豪都配有自己的御用风水师。

  在香港,风水不是迷信,而是一种文化符号。就连投资股票,也会有风水的参与,其中最为著名的莫过于中信里昂证券每年发布的《风水指数》。

  中信里昂证券的前身是香港老牌证券公司里昂证券,1986年创办,总部设于香港,2013年7月被中信证券以12.5亿美元收购,并更名为中信里昂证券,成为了中信证券全资拥有的海外子公司。

  里昂证券凭借其外资背景,再加上长期深谙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业务遍布全球,享有亚洲第一股票业务经纪商的声誉。

  而在去年的港股IPO中,中信里昂证券作为联席保荐人与高盛、摩根士丹利一同负责了小米的IPO。

  但是,除了亚洲第一股票业务经纪商的身份外,中信里昂更加出名的是它的香港第一风水券商的身份。

  1992年春节前夕,全港各大证券公司都在为客户准备春节贺卡,尽管具有外资背景,可里昂证券也免不了俗。但是,比起以往不出新意的贺卡,今年的里昂证券想要做一些特别的事。

  为了迎合香港人对风水的爱好,里昂证券用风水学对那年的港股进行预测,做出一份港股风水报告,作为那年的新春贺卡送给了客户。

  这份别出新意的贺卡比起千篇一律的贺卡,确实是别具一格,但是,看风水买股票,还是太过了,这份新春贺卡也就是用来博君一笑了。

  但是,谁也没想到,那原本只是用来博君一笑的风水报告居然押中了那年的港股,92年恒指7个转折点,里昂证券的风水报告就刚好押中了那7个点。

  自此,《里昂证券风水报告》一战成名,这份原本只是作为客户礼物的新春贺卡,变成了里昂证券每年年初重磅推出的恒指预测报告。

  如今的《中信里昂证券风水报告》不仅涵盖了最基础的恒指走向预测,还会有对去年恒指的总结,以及根据五行来对预测当年的行业板块走向,根据生肖来给予股民投资建议。

  如果说里昂证券的风水报告还是带有一丝娱乐性质的话,那么接下来的香港金融圈风水大斗法,那就是一场各方都在非常认真对待的事了。

  在中环,有着著名的三栋大楼,一栋是中国银行的中银大厦,一栋是汇丰银行的汇丰银行大厦,一栋是李嘉诚的长江集团中心又称长实大厦,在维多利亚港看夜景,总会看到这三栋大楼伫立在对岸。而美轮美奂的夜景下,却藏着轰动全港的香港金融圈风水斗法故事。

  1985年,中国银行需要在香港建一栋属于自己的大楼,于是向政府要地,当年港英政府特意将中环的一块地批给了中国银行。中银大厦由美籍华人设计师贝聿铭操刀,设计出了造型独特的亚洲第一高楼。

  在外人看来,中银大厦造型独特,充满现代感,大厦东西两侧还各有一个庭园,园中有流水、瀑布、奇石与树木,由于地势稍高,流水还会顺着地势向下流淌,底下的池子里还养了鱼,在中环这个钢铁森林中,出现这样一座庭院,显得非常别致和雅观。

  但是,也有说法表示,在风水上,水是源,是财源,池中养鱼,能聚财,而楼两侧的庭院其实是中银大厦的“蓄财池”,而中银大厦的外观设计则更像是一把三面刀刃的钢刀,充满杀气。

  而这股杀气首当其冲的就是中银大厦旁边的香港汇丰银行大厦,在中银大厦正式交付使用的1990年,汇丰银行股价不断下跌。汇丰高层请来风水大师,在汇丰银行大厦顶楼装上两门大炮抗“煞”,此事才稍稍停歇。

  等到1995年,李嘉诚的长实集团准备在中环兴建总部大厦,结果从政府那拿到的土地位置居然恰巧在中银和汇丰之间。从风水角度来说,这个位置是既要承受中银大厦的“杀气”,又正对着汇丰银行大厦的“大炮”,可谓是最差的位置。

  李嘉诚为了这栋大楼,特意请教风水师来规划大楼设计,在风水师的指点下特意设计成形状四四方方的盒子形大厦,整栋大楼像是一个四面的盾牌,既能挡住中银大厦的刀锋,又能抗住汇丰大厦的炮火。

  而且在楼高上,特意将楼层降低,长实大厦的总设计师西沙佩里透露,大厦的高度是李嘉诚订下的,“要高过旁边的汇丰银行,但要矮过另一旁的中银大厦。如果在中国银行及汇丰银行的最高点划一条斜线,长江集团中心就在这条斜线之下。”刚好符合风水学中“宁让青龙高千丈,不让白虎抬头旺”的说法。

  在风水说上原本是一块“死地”的长实大厦,经过风水师的规划,成为了一块风水宝地,长实大厦更是成为李家的“聚宝盆”。

  三栋大厦伫立在寸金寸土的中环,除了成为中环的地标性建筑,其中的风水含义更加充满了香港特色。

  10多年前,香港一代女富豪龚如心病逝,无子无女的她留下了830多亿港元的遗产,按龚如心2002年定下的遗嘱,这些遗产本该由华懋慈善基金继承。

  但是龚如心病逝数日后,其御用风水师陈振聪拿出了一份新的遗嘱,表示龚如心在2006年重新立了遗嘱,自己是龚如心遗产的唯一继承人。

  830多亿港元的遗产居然由风水师继承,此事一出震惊整个香港,甚至连大陆媒体对此都多有报道。尽管最后,风水师陈振聪被裁定伪造龚如心遗嘱,以伪造及使用虚假文书罪判处入狱12年。

  但是,在这次震惊全港的遗产争夺案中,显示出来的,还有香港富豪对于风水师的推崇,据当时的庭审证供显示,龚如心多年来支付给陈振聪的风水费用竟高达数十亿港元。

  香港富豪们对于风水一事,向来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而提起香港富豪圈内的忠实风水推崇者,那就不得不提到李嘉诚。

  长实大厦从外观设计到内部装修都有请教风水师,而李嘉诚的办公室摆设更是完全按照风水来,金木水火土一应俱全,并且李嘉诚在风水方面的支出也非常大方。

  2006年,李嘉诚亡妻庄月明的坟墓遭破坏,李嘉诚找到了风水师蔡伯励为亡妻择日修坟,仅是选择吉日,李嘉诚就支付了200万港元。

  香港民间还流传着“李氏力场”的说法,“李氏力场”又名“热带气旋屏蔽系统”,近年来,香港较少受到台风正面吹袭而导致停工停课。即使有台风袭港,都只会在周末或朝九晚五以外的时段出现,因此股市不受影响,上班族也不会因台风而获得额外的假日。

  而去年台风“风王”山竹,也是周末来访,周一,香港股市照常开市,上班族照常上班。

  民众将这样的奇事归结于李嘉诚,只要李嘉诚坐镇香港,香港永远只会挂上3号风球,不会挂上8号风球,因为挂上8号风球就代表着要停工停课。

  在大热港剧《冲上云霄II》中,张智霖饰演的飞机师“Cool魔”也讲过:“你不知道香港有堵墙保护吗?”

  在香港,还有一个说法,凡是播出由郑少秋主演的电视剧、电影等,那么恒指就会应声下跌,这种现象被称之为“丁蟹效应”。而这种效应源自于一部上个世纪播出的电视剧。

  1992年10月,香港无线周年台庆剧《大时代》。尽管首播收视不佳,但是随着口碑上升,后续收视率猛涨,成为当年收视率第二的电视剧,并且在后来的重播中,不断打破收视记录。

  郑少秋在《大时代》中饰演丁蟹一角,丁蟹在剧中连连做空恒生指数期货,累积了数十亿元的资产。以致于在后来的香港投资界,谈及“做空”,往往会将丁蟹作为代称。而丁蟹效应的灵验更是让股民不由地内心一颤。

  1973年3月《烟雨濛濛》,节目播出时适逢1973年香港股灾,累计比例跌幅多达91.54%。

  1992年10月5日《大时代》,播出后恒生指数一个月内跌幅曾多达1283点。

  1994年10月《笑看风云》,节目播出后一个多月内跌幅曾多达1976点。

  2007年8月《潮爆大状》、《大时代》在美国无线卫星电视播放,当月美国次级房屋次贷风暴爆发下跌。美国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曾于6个交易日内最多暴跌1202点。

  2007年12月9日,《一掷千金》,节目播出前的周五(12月7日)恒指一度逼近3万点,之后却出现急泻,收市时跌716点;节目播出翌日(12月10日),恒指曾失守28500点关口,收市跌341点,在节目播出后一个多月内最多暴跌7313点。

  2010年10月25日《书剑恩仇录》,香港恒生指数结束持续两个月的升势,与2010年10月27日跌436点,为近4个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其后11月12日至17日,一共跌进1300点。

  2013年4月4日《忠烈杨家将》,2013年4月5日,港股恒指周五暴跌2.73%,创8个月以来最大跌幅。

  这种一个人影响整支恒指的说法,在香港广为流传,好事的香港证券公司还为丁蟹效应特意出了一份研究报告,2004年3月里昂证券专门发布了一篇研究报告,将“丁蟹效应”回顾了一番。

  而香港电视台同样不甘寂寞,2015年4月13日晚间,香港TVB发布消息,称:“香港股市连日来劲升,无线日(下周一)午夜时段重播《大时代》。”吓得股民纷纷开始抛售,港股恒生指数14日收市就下跌了454.85点,结束了8日连升。

  你以为丁蟹效应只在港股灵验吗?其实丁蟹效应早已开始北上了。2010年5月10日晚,郑少秋主演的《神医大道公》在CCTV-8首播,5月11日上证指数开盘2752.5点,下午上证指数跌至2604.2点,收市仍跌148.3点。这也是5月份以来百分比计的第二大跌幅纪录。

  前面提到中银大厦的外观在风水上来说,如同一把三面刀刃的钢刀,充满杀气。那么除了边上的汇丰大厦外,这股“杀气”还指向何处呢,其中一股便指向了港督府(现为礼宾府)。

  1986年12月,时任香港总督的尤德访问北京时,因心脏病发作猝死于英使馆内,成为唯一一位在任内逝世的港督,香港民间传闻是受中银大厦杀气所致。

  继任港督卫奕信在入住时特意请香港风水大师指点,在港督府花园种植了柳树,柳树的位置就朝着中银大厦尖角方向,以化解“煞气”。

  1997年香港回归后,原本打算将港督府更名为特首府,作为新任特首的官邸,但首任特首董建华直截了当拒绝入住,港督府只能更名为礼宾府,用来接待政要和举行重要公务、社交活动。

  后来的第二任特首曾荫权在入住礼宾府前特意请教风水大师,在正对着中银大厦的那边墙内花几十万元修了一座锦鲤池来养九尾锦鲤鱼以挡煞。

  在风水说上,动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稍有不慎,会使得当地风水受到破坏,更会惊动龙神、干犯土煞,影响家宅安宁。

  所以在香港,如果有政府项目涉及到收地及清拆,在开土动工前,政府会有一笔关于趸符费的支出,用以举办法事来“趸符镇土”(华南民间宗教仪式),进行“化煞”。

  且不论政府方面对于风水有没有正面回应的态度,这一笔趸符费,在香港已发放了数十年,已经成了香港政府的一个惯例。

  而就算是本该讲究科学的高校,风水也所向披靡,不仅在院校里开设有关风水的课程,甚至是学校的一些日常事务也会请教风水师,坊间就传闻香港科技大学门口的日冕雕塑就是为了挡煞。

  香港科技大学建在山上,而山上的建筑在风水上难免需要一些物件来辟邪,还有2017年香港城市大学更换校徽logo,从原本蓝绿色调的校徽换成了红色调,尽管校方一直未就更换校徽一事做出回应,但是外界舆论大多认为更换成红色校徽目的是为了挡煞。

  如果你觉得这只是坊间传闻不可信的话,那有一所高校可是实实在在地被曝出过风水丑闻,2007年,香港应用科技研究院被曝光在2003年院校迁址时,花费了18万港元聘请风水师,就迁址及院校环境提供意见,后来院长杨日昌被迫辞职。

  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特殊的历史背景下,在极其现代的一面下,又有着极其保守的一面。

  无论是看风水买股票,中环金融圈大斗法还是丁蟹效应等故事,都是香港这块充满了魔幻故事的土地的特色,而这样的特色,更是整个中华民族的特色。

  中国人会忌讳风水,但同样会利用风水,也学会了如何置之死地而后生。五千年文化的传承让中国人懂得了敬畏自然,敬畏祖先,敬畏大地。

  但同样也教会了中国人不要屈服于自然,京杭大运河打通了南北,港珠澳大桥联通了三地,中国人在南海造岛的步伐不会停止。

  就如同大热电影《流浪地球》里,中国人遇到世界末日怎么办,我们就带着地球一起去寻找新家园。

  数千年的农耕文明让中国人安土重迁,但不代表中国人不敢离开自己的土地。数次的人口大迁徙,中原腹地的人们南迁至南蛮之地并在此定居,晋商徽商的脚步跨越亚洲,抵达欧洲,从前,没有飞机,没有高铁,中国人靠着一匹马两条腿开辟了丝绸之路,那是何等的恒心和毅力。

  看风水,买股票,中国人把追求财富的野心表现得非常坦诚,世界上没有一个民族会像中华民族一样,把恭喜发财挂在嘴边,甚至在宗教上,我们会与神明讨价还价,寺庙居于高山远离尘世,我们会跋山涉水去求财富问前途。

  看到这里,或许已经有人开始准备去翻看今年的《中信里昂2019风水指数》了,尽管风水港股之谈确实令人着迷,但在真正的投资中,我们还是要从事实出发。

  借《中信里昂2019风水指数》中的一句话:茶余饭后消遣一阅,切勿照本宣科,以免身陷囹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