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股票配资门户 > 白银 > 正文

白银连环杀人案罪犯执行死刑 网友:魔鬼就该下

未知 2019-03-24 04:14

  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今天上午,罪犯高承勇被执行死刑。检察机关依法派员临场监督。

  1988年5月至2002年2月间,被告人高承勇在甘肃省白银市、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连续实施抢劫、故意杀人、强奸、侮辱尸体犯罪,共致11名女性被害人死亡。据警方此前侦查,这些案件中,嫌疑人专挑年轻女性下手,作案手段残忍,不仅强奸、杀害女性,还用刀切割女性生殖器官、人体组织等,被害人年龄最小的年仅8岁。

  1988年5月26日下午5时许,白银公司23岁的女职工白某被害于白银区永丰街家中(简称“88·5·26”案件)。警方勘验发现,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衣被推至双乳之上,下身赤裸,上身共有刀伤26处”。经犯罪嫌疑人高承勇供述,该案件是因盗窃未遂,被受害者撞破才杀人。

  1994年7月27日下午2时50分,白银供电局19岁女临时工石某在其单身宿舍遇害(简称“94·7·27”案件)。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身共有刀伤36处”。

  1998年1月16日下午4时许,居民发现白银区胜利街29岁的女青年杨某在家中遇害(简称“98·1·16”案件),调查证实杨某被害时间为1月13日。案犯在作案时有人看到过案犯,或是案犯被什么惊到了。受害人“颈部被切开,全身赤裸,上身共有刀伤16处,双耳及头顶部有13×24厘米皮肉缺失”。

  1998年1月19日下午5时45分,家住白银区水川路的27岁女青年邓某在家中遇害(简称“98·1·19”案件)。受害人“上衣被推至双乳之上,裤子被扒至膝盖处,颈部被刺割,上身共有刀伤8处,左乳头及背部30×24厘米皮肉缺失”。

  1998年7月30日下午6时许,白银供电局职工曾某8岁的女儿苗苗(化名)在家中遇害(简称“98·7·30”案件)。受害人“下身赤裸,颈部系有皮带,阴部被撕裂并检出精子”。

  1998年11月30日上午11时许,白银公司女青年崔某在白银区东山路的家中被杀害(简称“98·11·30”案件)。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身有22处刀伤,下身赤裸,双乳、双手及阴部缺失”。

  2000年11月20日上午11时许,白银棉纺厂28岁的女工罗某在家中被人杀害(简称“00·11·20”案件)。受害人“颈部被切开,裤子被扒至膝盖处,双手缺失”。

  2001年5月22日上午9时许,白银区妇幼保健站28岁的女护士张某在白银区水川路的家中被害(简称“01·5·22”案件)。受害人“颈部等处有锐器伤16处,并遭强奸”。

  2002年2月9日中午1时许,25岁的女子朱某在白银区陶乐春宾馆客房中被害(简称“02·2·09”案件)。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衣被推至双乳之上,下身赤裸,遭到强奸”。

  公安机关从1988年第一起案件发生起就开始了漫长的追凶之路,但由于刑侦手段限制等原因,一直没有找到嫌疑人。

  直到2016年,警方通过染色体Y-DNA检验,发现城河村高氏家族有作案嫌疑,挨个录入指纹。提取高承勇指纹和DNA时,他表现惊慌。警方现场将指纹和DNA发回比对后,很快发现他的指纹和命案现场指纹高度吻合,实施抓捕。8月26日,高承勇在白银市一家小卖部被警方抓获,并对杀害11名女性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至此,白银连环杀人案终于告破,由于该案侦破跨度28年,也被称为“世纪悬案”。

  2018年3月30日,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认定被告人高承勇犯抢劫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犯侮辱尸体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法定期限内没有上诉、抗诉。

  高承勇的辩护律师朱爱军此前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曾介绍,在法庭上最后陈述时,高承勇站起来面对家属三鞠躬,向他们道歉,但是“有家属当场表示不接受道歉”。另据新京报报道,高承勇当时提出自己没有能力支付赔偿,希望可以捐献器官。

  白银中院表示,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复核,同意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最高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复核,讯问了被告人,并于近日裁定核准高承勇死刑。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向高承勇宣告并送达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书,并于2019年1月3日上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对高承勇执行了死刑。

  公安大学教授李玫瑾说,有些人是天生犯罪人。这种人没有情感,没有朋友,对谁都不在乎,无法用情感约束,但是他在做自己的事情上很到位。他们是不甘寂寞,一定要做大事的,因此一旦犯罪要长期监控,否则会对社会造成很大危害。

  @Lyiiinny:对于别人来说 罪行达到了死刑,对于他来说 中国刑法最高只有死刑

  @豆丁拌饭8:犹记得高二还是高三时候白银案凶手终于落网,那时候半夜看完案情后,头皮发麻,困扰了我好几天,那时候我们还在政府大院住,楼道灯是黑的,上下楼时在这黑暗密闭空间内就会想起他各种作案手段,不寒而栗,至今记得有个最小的女孩才八岁,八岁啊。 恍惚间我已经是个法科学子了,但是当我面对这种没有共情能力的杀人犯时,我会丧失理性思维的,死刑,太便宜了,他安然无恙的活了这么多年,就生活在闹市,我每每想起都是牙口打颤,以我朴素的价值观认为,应该千刀万剐。

  @AilsaAilsa-:正义也许会迟到 但绝不会缺席 天网恢恢 逝者可以安息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